Ares_宋华意

【2022er情人节24h/15:00】宿醉未醒

对不起我等审核了好久发不出去orz……





安灼拉挑灯夜读,忽然一阵猛烈的拍门声。是谁平白无故深夜造访?他谨慎地在猫眼里观望,门外空无一人,却有连续均匀的呼吸声。

他打开了门。三更不睡,容易招鬼。不过这只鬼人畜无害,还有些可怜兮兮地倒在地上——噢,这是只酒鬼。

格朗泰尔半夜造访,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安灼拉低头去看他,墨绿色的眸子朦胧,蜷曲的黑发柔顺地盖在额前。“格朗泰尔?”他尝试着,呼唤不省人事的酒鬼,对方没有回应。

他抱着格朗泰尔进了浴室,动作生涩笨拙。他从未跟人一起洗过澡,罔论共享浴室。也许此刻安灼拉依旧怀着一颗悬壶济世的平常心,他洗去对方脸上,手上,甚至胸前不知何时沾上的泥点。安灼拉帮他把脏乱的衣服一件件解开,一点点地洗。一只手突然搭上他的脸,沿着眉眼往下滑,落在嘴角。

“安灼拉。安灼拉,你看看我。”

安灼拉闻言抬头看向他,水雾里他的轮廓柔和,生出朦胧的美感。他注视着自己,如同迷途的羔羊注视着他的引路人。

“看来没有彻底喝醉。”

格朗泰尔指了指喉口,“我,难受。”

安灼拉闻言,架起格朗泰尔走到洗手盆前,贴着他湿漉漉的背,左手绕到他胸前手扶稳他,右手拿起牙刷权当是压舌板,就这么捅进他的嘴里往喉口送,没过多久格朗泰尔就吐了他一手。

牙刷压着格朗泰尔的舌头让他再吐了两三回,直到格朗泰尔靠在洗手盆,把安灼拉胡乱地往后推开。“好点了?”

“咳……咳咳……”格朗泰尔扶着镜子直咳嗽,摆了摆手。

“我去给你倒杯水。”

安灼拉看着壶口的白烟升起又消散,如此循环往复。直到壶盖被顶开,“哐当”一声,他才如梦初醒地拿起水壶。

再回到洗手间,格朗泰尔跌坐在地上,头歪着,已经熟睡了。

他摇摇头,放下水杯拿起毛巾,擦干了格朗泰尔身上的水。

 

格朗泰尔习惯性地想从地上捞起衣服,却连坐起来弯下腰也不能了,只觉得浑身酸痛乏力。无奈之下他一点一点滚到床边,翻身让脸朝下,以便于有的放矢。

然而地面整洁光滑,什么也没有。

这下他彻底绝望了,只好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自己半撑了起来,后背靠着枕头。他开始发呆,开始回想,目光四处游弋,一遍遍地扫过屋内的陈设。

他觉得这房间哪里都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桌椅排列整齐,原本桌上乱七八糟的手稿变成了一本又一本厚厚的书,似乎是法律文献。

“醒了?”安灼拉推开门走了进来,没有打招呼也没有敲门。“衣服穿上。”他走到桌子前坐下,从那摞高高的书里抽出一本研读。

“这是,你的房间?”

“嗯。”看见对方依旧一脸茫然,安灼拉不由得合起书摇头苦笑。“你昨晚到底喝了多少?”

“不记得了。”谁请他喝的酒,他喝了多少,自己又是怎样一副醉态爬进了安灼拉的房间,在这里借宿了一晚上。他全部都不记得了。

“先把衣服穿上,在你左手边。”

格朗泰尔拿起衣服,愣了一下。“这不是我的。”

“当然,你昨晚吐了满身,我帮你脱下来洗了,等干了我会还给你。”

格朗泰尔拿起安灼拉的衬衫往身上套,大小倒也合适。他又忐忑不安地看了看安灼拉,云石雕像不温不火,专心致志。“安灼拉,我想我应该为昨晚道歉。”

“接受。”

“所以我们昨晚……”

“没有。”

“真的没有?”

“真的。你昨晚喝醉了,我没有你客房的钥匙,所以就让你睡在了我这里。”

安灼拉语气平淡,仿佛格朗泰尔问的是今天天气怎样、是否风和日丽、会不会下雨这些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他从敲门声开始讲起。“准确来说应该是拍门声……”

“所以只是这样?我只是喝醉了走到了你租下的房子里,然后你帮我洗澡允许我在这借宿一晚?”

“就是这样。”安灼拉叙事言简意赅,他重新低下头。格朗泰尔了解这个严肃认真的人,他暂时不能从安灼拉那里知道什么了,因为他不会给予任何回答。

 

楼道灯忽明忽暗,格朗泰尔踌躇不决地站在门前,昨夜的他昏昏沉沉来到这里,拍开了这扇门。终于他小心谨慎地敲了敲门。

“安灼拉,麻烦开开门。”

“是谁?”

“是我,格朗泰尔。”

“怎么了?有事么?”

“我来还衣服。”

门应声而开。

“噢,给我吧。”安灼拉拿过他手中的衣服,却发现格朗泰尔不为所动。“你还有什么事想说?进来吧,别站在门口。”

“其实也没什么的……我们昨晚究竟有没有……”

“我告诉过你了,没有。”

重复的对话,糟糕的对白。格朗泰尔对这个答案感到满意,又一阵失落。难道说他还希望有些什么?他在心里暗骂自己。但这不是别人,这是安灼拉,他心脏的起搏器,他的呼吸罩和输氧管。就像是促使格朗泰尔内心接受自己的催化剂,植入的异物一点点被同化,最后变得比移植前还要自然而然。

“在想什么?如果你还有什么话,可以直说。”

安灼拉,你要明白,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不好说出口的,因为言灵会作祟。格朗泰尔在心里默默念道。

“如果不想说,就算了吧。”

格朗泰尔如释重负,起身离开。

“也许下次我应该备好茶?”走到门口时,安灼拉这样说了一句。

“也许吧,下次吧,再说吧。”

“你真的没有什么要说的?”

“没有。”

“我以为你会跟我谈谈昨晚的事情。”

格朗泰尔差点没摔下楼梯。

“我能再进来坐坐吗?”

“当然。”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对不起我是最烂的那个还卡着没过审拖了好久……………😭🙏

我是最烂的那一个,🙏

求求大家不嫌弃我看我做饭🥺🥺🥺👊👊👊

梅宝吗:

时间:2022.2.14

敬请关注2022ER情人节24htag!

0:00 脚安娜 @JoannaCarter 

1:00 叶芝  @叶芝 

2:00 图图  @糊涂图。 

3:00 平芜远  @平芜远 

4:00 叶问卿  @在进入浆糊之前 

5:00 Zoe  @Zoe多端 

6:00 萧清  @萧清-写不完了 

7:00 帕伪摇 @帕伪不摇. 

8:00 水鸟  @夕照岛 

9:00 fluffyshy  @fluffyshy 

10:00 关声  @关声 

11:00 墨慨  @Buongiorno 

12:00 麦子  @麦子 

14:00 珩月  @Lune 

15:00 Ares  @Ares_宋华意 

16:00 寻云  @寻云 

17:00 林然  @海盐汽水 

18:00 长渊  @渊渊长💦 

19:00 粥里有  @粥里有_ 

20:00 梅宝  @梅宝吗 

21:00 Glen  @Glen 

22:00 fib   @cellophane 

23:00 划水  @🐡=划水=💦 

主催:梅宝

宣图制作:一名曾化名为含羞草/辟暑大王/日游神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师

30min一个格朗泰尔

我流GBR,我觉得其实格朗泰尔由于长期生活不规律和酗酒导致他看上去不太好看,嗯,说实话看书的时候雨果没有特地强调他丑的时候我满脑子GBR……强调他丑的时候我就想起新井R(靠)

发现cl没有萨列里我火速开工()

虽然画的很难看🙏

别骂了别骂了

过激洁癖

我爱加缪

在学画画

也在学写文

初三

祝您生活愉快

⚠️自行避雷,全拟。

凭印象画的发型就(合掌)

进行一个新画风的尝试

ch删了很多,不会恢复啦